29

    我那无缘的孩儿的离去带走了我好不容易养起来的活气,我又成了一具只能躺着的活死人,终日浑浑噩噩,不知岁月几何,若不是看着习英招发上爬霜,眉间刻痕,这日子于我来说,无非是睁眼睡去的一日又一日。

    睁眼醒来,身旁总伴着习英招的身影,我亲眼见着他日益憔悴,不复当年的意气风发少年郎模样。我想劝他放弃,奈何口不能言,只好颤颤地在他手心滑下廖廖几字,愿他能看懂我的意思,早日离去,兴许还能觅一佳人,得三两儿女,过一世的美化年华,他却轻轻抬起我那只写字的手置于嘴边,亲亲一个吻,吻去我所有的说辞。

    他说:“娘,您说笑了,我怎可将您抛下一人离去。”他是看懂了我的意思但又不赞同我,把我那只手小心地收回被子里,又有布巾蘸取身旁水盆的水,为我擦去脸上的脏污,边擦他边用平稳的语气诉说着,“今生您既是我的娘亲又是我的娘子,侍奉娘亲是我做儿子的本分,做夫君的我何尝不想要与我的娘子但求一人心白首不相离。”

    “您是我的一人心,我愿与您共白首。”

    我劝他不过,这日子也就悄然过去,待我能起身能说话,这日子也已经过去了十数年,在这十数年间发生了几件大事,其一便是习英招那位义父的过身。

    我与习英招义父不交好也不交恶,文人迂腐自是看不惯龙阳之好,奈何自己的义子喜欢,之前的诸多照拂多是看在习英招的面子上,要不是之后我为了逃跑药翻了习英招,他或许会一直对我以礼相待,可惜这件事情终究发生了,自此他与我就没了好脸色,总是冷着一张脸为我把脉。

    虽说与我有了龃龉,但在为我治病这一事上他甚是用心,也是因此丢了命。他在为我采一株药草时从万丈深渊跌落,那一座山太过荒僻,根本无从下脚,更谈不上能在大山里找到这么一具殒命的尸骸,所以习英招为他义父立的是衣冠冢。

    我在拜祭时才第一次知晓习英招义父的真名,姓习,名臻,字子淳。

    我为习子淳上一炷香的时候听着习英招宣布另一件大事。那名与我有几面之缘的少年幺一一认了习英招为义父。

    习英招本意是与幺一一结拜为异性兄弟,可幺一一不依,一心要跟习英招成为一家人,承袭习姓,给习英招做那个摔盆送终的大孝子。

    29

    我那无缘的孩儿的离去带走了我好不容易养起来的活气,我又成了一具只能躺着的活死人,终日浑浑噩噩,不知岁月几何,若不是看着习英招发上爬霜,眉间刻痕,这日子于我来说,无非是睁眼睡去的一日又一日。

    睁眼醒来,身旁总伴着习英招的身影,我亲眼见着他日益憔悴,不复当年的意气风发少年郎模样。我想劝他放弃,奈何口不能言,只好颤颤地在他手心滑下廖廖几字,愿他能看懂我的意思,早日离去,兴许还能觅一佳人,得三两儿女,过一世的美化年华,他却轻轻抬起我那只写字的手置于嘴边,亲亲一个吻,吻去我所有的说辞。

    他说:“娘,您说笑了,我怎可将您抛下一人离去。”他是看懂了我的意思但又不赞同我,把我那只手小心地收回被子里,又有布巾蘸取身旁水盆的水,为我擦去脸上的脏污,边擦他边用平稳的语气诉说着,“今生您既是我的娘亲又是我的娘子,侍奉娘亲是我做儿子的本分,做夫君的我何尝不想要与我的娘子但求一人心白首不相离。”

    “您是我的一人心,我愿与您共白首。”

    我劝他不过,这日子也就悄然过去,待我能起身能说话,这日子也已经过去了十数年,在这十数年间发生了几件大事,其一便是习英招那位义父的过身。

    我与习英招义父不交好也不交恶,文人迂腐自是看不惯龙阳之好,奈何自己的义子喜欢,之前的诸多照拂多是看在习英招的面子上,要不是之后我为了逃跑药翻了习英招,他或许会一直对我以礼相待,可惜这件事情终究发生了,自此他与我就没了好脸色,总是冷着一张脸为我把脉。

    虽说与我有了龃龉,但在为我治病这一事上他甚是用心,也是因此丢了命。他在为我采一株药草时从万丈深渊跌落,那一座山太过荒僻,根本无从下脚,更谈不上能在大山里找到这么一具殒命的尸骸,所以习英招为他义父立的是衣冠冢。

    我在拜祭时才第一次知晓习英招义父的真名,姓习,名臻,字子淳。

    我为习子淳上一炷香的时候听着习英招宣布另一件大事。那名与我有几面之缘的少年幺一一认了习英招为义父。